《航拍中国》第二季江苏篇:写给江苏的“情书”

2019-07-28 15:07 关键词:世界上十大最美的人 分类:世界十大 阅读:1357

  

興化垛田油菜花 王致毅攝

  

秦山島 司 偉攝

  

江蘇大劇院 屠景清攝

  

美齡宮 萬程鵬攝

千萬年海蝕的感化下,黃海秦山島像極了吐著泡泡的娃娃魚﹔仿佛迷宮的興化垛田,呈現出“河有萬灣多碧水,田無一垛不黃花”的奇麗畫面﹔淮河入海水道上,淮安水利樞紐工程從四周八方調配水源,顯示著江蘇通江達海的廣闊襟懷﹔“荷葉水滴”外型的江蘇大劇院、高聳入雲的蘇州東方之門,和無數自然人文景觀一道,配合展現江蘇的“大、美、奇、變”……3月9日,由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紀錄頻道出品、央視紀錄國際傳媒有限公司承制的《航拍中國》第二季江蘇篇播出,引發朋友圈接力刷屏。50分鐘的“空中路程”,首次實現全航拍影象敘事,引爆了江蘇人對家鄉更深的熱愛!

“沒想到換一個角度看家鄉這麼美!”“大美江蘇,美哉!”觀眾紛紛蜜意告白。本期《文藝周刊》連線《航拍中國》第二季江蘇攝制組,對話江蘇專家學者和生活在江蘇的普通人,大聲說出人們愛上這片地皮的来由——

“水”是鑰匙 從這裡打開江蘇

東臨黃海,煙波浩渺﹔北有淮河,白浪滔滔﹔南有長江,橫無際涯﹔1794公裡的大運河,有將近一半綿延在江蘇境內……作為中國海拔最低的省分,江蘇平原和水面的佔比均位列全國第一,《航拍中國》鏡頭下的江蘇,一派秀麗水色,氤氳著靈氣。

水無形,卻能塑形。江蘇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徐寧在一次採訪中對記者說,且不談蘇州、揚州等都市依運河而興,僅就南京而言,以水定名的地名就有200多個,水是打開江蘇最重要的一把鑰匙。

“江蘇,一直以來都是人和水反復斗争的典范‘戰場’。”談及歷史上的江淮,揚州市考古文保專家顧風這樣說。由於明代末期“黃河奪淮”,淮河落空原有入海通道,被迫在盱眙、淮安積聚,經高郵、揚州進入長江。這條新的入海通道無法承載淮河充分的水量,常遭受洪水泛濫,江淮大地“十年十澇”。

江蘇歷代先民是治水妙手。顧風介紹,如宋代年間,范仲淹出任興化知縣,因興化飽受洪澇災害而修建“范公堤”﹔明萬歷年間,總理河道都御史潘季馴提出“以堤束水,以水攻沙”的先進理念,大修堤防﹔裡運河上的邵伯船閘至今仍在使用。治水的歷史,見証了前人偉大的伶俐與勇氣,也組成江蘇水文明的重要部分。

“滄海桑田”的故事,由江蘇來說,最為生動。《航拍中國》江蘇篇裡,航拍師運用VR相機的“小行星視角”拍攝的淮安水利樞紐工程,如明亮晶瑩的星球,傳遞給觀眾難言的惊动。

淮安市政協原副主席荀德麟告訴記者,淮安水利樞紐工程體現了新時期江蘇人治水、用水的庞大成就,“它讓水有了‘立交橋’,泄洪、運輸各行其道,兩不耽誤,過往船隻更宁静了。”今朝,該工程曾经是頗着名氣的旅游景點,每一年迷惑超過200萬人次參觀。荀德麟感慨,當站在橫跨兩岸的塔樓上,飽覽淮河行洪、運河同业的壯觀景象,每一個江蘇人都會為家鄉觉得骄傲!

鳥瞰鏡頭下,泰州興化千垛景區裡,星羅棋布的小塊垛田連成了一片生機盎然的翠綠,形成了強烈的視覺沖擊,同样成為《航拍中國》江蘇篇最引發熱議的畫面之一。

“千百年來,興化先民挖溝取土,堆垛成小塊耕地,形成了裡下河地區独占的垛境地貌。不消牛和犁,耕作端赖人工,沒有路和橋,來去隻能靠船。”興化市委書記李衛國說。據李書記介紹,今朝興化全面實施退圩還湖,豐富的水資源成為興化最大的優勢和特征,特別是近些年來鼎力發展生態農業和旅游休閑產業,垛田這一農業文明遺產已成為了“網紅打卡地”。

在江蘇這片水系豐富的地皮上,水文與人文渾然融会,塑造了獨特的江蘇文明。一如《航拍中國》所講述的:现代蘇州文人引太湖水入園林,形成了具有文人審美精神的蘇州園林﹔依水而建的周庄古鎮,槳聲欸乃,灰瓦白牆,是江南水鄉的典范代表﹔大批現代化集裝箱在航運重鎮啟東裝船出海,抵達天下各地﹔秦淮河孕育了金陵古都和秦淮文明,依托河道匯聚成今天的文教中央……

影片最后一個長鏡頭,定格於南京長江大橋。橋下長江奔腾,船隻往來如梭,橋上,來自天南地北的車輛络绎不绝,讓古色古香的江景迸發出現代化的活力。從1968年首坐長江大橋通車至今,江蘇已建成過江通道14座,在建4座,2018年5月8日,長江南京以下12.5米深水航道全線貫通,從此5萬噸級海輪可直達南京港。作為參與此項工程的水利專家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張建雲說,“長江與江蘇,二者相輔相成,相依相生。隻有開發和保護並舉,能力讓‘母親河’的萬頃碧波不竭地流淌,讓古老的水為江蘇的發展貢獻新動能。”

追古爍今 現代化成就見証江蘇速率

明淨秀美的江南和豪氣英莽的蘇北,構成了江蘇南秀北雄的氣質。在素有“帝王之鄉”美譽的徐州,《航拍中國》江蘇攝制組將鏡頭對准了“漢風三絕”——漢兵馬俑、漢墓和漢畫像石,這背后的兩漢文明成了網友津津樂道的話題。

“很多觀眾很迷惑,怎麼之前隻聽說過西安秦始皇兵馬俑,卻沒聽說過徐州的漢俑?這其實次要因為,漢代統治者不像秦始皇那樣鋪排奢靡,而是更注重與民生息,因此漢代兵馬俑在體積、規模上比秦朝要小,以是不像秦俑那樣着名。”中國礦業大學传授胡其偉告訴記者,“漢畫像磚大概是更為人熟知的一張徐州歷史文明咭片,它在漢墓中被使用,刻有圖案的一面朝向墓內,緝捕盜賊、車馬出行、宴樂歡慶、泗水撈鼎、東海封禪是漢畫像磚的代表性圖案。自古彭城列九州,龍爭虎斗幾千秋。歷史上黃河泛濫,導致徐州留下的古跡未几,此次《航拍中國》選取的‘漢風三絕’,正是今天人們分析古徐州的重要窗口。”

從自然風光到歷史人文,《航拍中國》講述故事時採用追古爍今的視角,不僅為眼前的景致賦予歷史的積澱,更通過今昔的變遷揭露祖國現代化發展的燦爛圖景。

“1391年,明代開國天子朱元璋在玄武湖的府庫裡寄存黃冊,這是明代管理戶籍與賦役的國家級檔案庫,被列為皇家禁地……”《航拍中國》裡的這段解說詞,激起了觀眾的猎奇:作為市民憩息好去處的玄武湖,背后還藏著這樣的旧事?

“玄武湖的歷史其實頗為坎坷。”接管記者採訪時,南京地方史專家薛冰這樣說。據薛冰介紹,玄武湖曾是六朝時期的皇家園林,北宋時湖底泥沙逐漸淤積,時任江寧府尹的王安石命令廢湖還田,導致玄武湖消失於中國版圖長達兩百多年。后又經歷了元朝的廢田還湖、明代時成為皇家禁地,直到1910年清当局為舉辦南洋勸業會,才將玄武湖辟為“五洲公園”,由此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“公園”。建國后,当局正式確立玄武湖公園為南京市大型文明休閑公園,進行擴建、改造、設計,這片命運坎坷的湖泊才漸漸成為名聞遐邇的“金陵明珠”。薛冰感慨,一方玄武湖也能成為歷史變遷和時代進步的縮影。

日新月異的高新工業園區、蘇州都市地標東方之門、耸立蒼穹的南京紫峰大廈、夜景中熠熠明亮的江蘇大劇院……《航拍中國》視角下,江蘇的現代化發展成就尤其振奮民气。

“看了《航拍中國》后,我不由晒出了本身之前拍攝的多張江蘇大劇院圖片,四朵‘水滴’似的建筑,棲息在‘荷葉’狀高架平台上,‘水滴’內部是戲劇廳、歌劇廳、音樂廳、綜藝廳,在這裡我曾和無數觀眾度過了美妙的藝術之夜,這一張張照片就是我獻給大劇院的‘情書’……”江蘇大劇院攝影師屠景清蜜意地說。在這位南京小伙眼中,有能力建設亞洲最大的劇院綜合體、迷惑天下頂級藝術團體來此演出交换,比單純的GDP更能喚起他對家鄉的熱愛,“客岁,江蘇大劇院胜利邀請‘俄羅斯藝術航母’馬林斯基劇院來寧演出,許多粉絲從北上廣深趕來,隻為在這裡和藝術相遇。這樣的時刻讓我覺得,江蘇是中國的,也正在積極地融入天下、與天下對話。”

大地情書 喚起普通人對家鄉的禮贊

《航拍中國》被譽為“從天際傳來的畫卷”。第二季熱播時適值全國兩會召開,鏡頭前徐徐展開的大美畫卷和兩會對生態文明及“大眾旅游時代”的關注熱點相契合,引發各類平台的聚焦,江蘇篇更是憑借“顏值”和實力強勢圈粉。

“江蘇篇看完了,就像重溫了一遍本身的芳华!”揚州姑娘張婷婷說。10多年前,讀美術專業的她在江蘇各地寫生,陽澄湖滿池的荷花、蘇州虎丘、揚州瘦西湖都曾留下她的足跡,如今,通過《航拍中國》“重游故地”,心裡出现的是對舊日時光的美妙回憶。

家鄉的一點一滴,都牽動著游子的心弦。當看到《航拍中國》江蘇篇31分35秒出現的興化垛田,在南京工作的王彤觉得溫暖的“回憶殺”劈面襲來。她說,小時候的記憶全存儲在這些漂泊於水面上的小小六合裡,解開一條船,撐起一支篙,幾個毛小孩就能够痛快地玩上半天,“我把紀錄片分享到朋友群裡,大家都很激動,說馬上要到清明節了,本年一定要归去看看家鄉的油菜花!”

總導演樊志遠將《航拍中國》系列描述為“獻給祖國大地的情書”:“當你喜歡一個人、一件物的時候,有時候並不會间接說出‘我愛你’三個字。它大概會扯點兒閑篇,聊聊糊口瑣事,但恰正是在這些閑言碎語中,你能感遭到豐沛的情感。《航拍中國》就像寫情書一樣娓娓道來,它的寫作方式以及剪輯、呈現出來的效果,就是像講故事一樣形貌愛的狀態。”

不著一墨書,卻喚起普通人對祖國、對家鄉最深邃的禮贊,這正是《航拍中國》的胜利之處。

“是什麼支撐著我們心甘情願地犧牲陪同家人的時光,長期出差在外隻為定格一幀幀的出色?那就是我們每個民气底對祖國的熱愛。”江蘇攝制組無人機航拍導演陳鴻毅說,其實一開始接到拍攝江蘇的任務時有些顧慮,畢竟江蘇水汽多,空氣通透時間短,拍攝困難較大,但經歷了長達八個月的“親密接觸”,大美江蘇已經深深地俘獲了他。

南京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传授劉永昶說,當江蘇觀眾隨著《航拍中國》的鏡頭御風而行、從天空俯瞰大地時,歷史煙雲與人文地舆,自然造化與人的偉力,都在詮釋著我們熱愛這片地皮的来由,“套用費孝通老师的名言,這裡既有詩意沛然的‘各美其美’,又有蔚然一體的‘美美與共’,而在這背后,攝制組人員穿越於六合間的艱辛付出,和現代影象科技的充分運用,是《航拍中國》能夠‘美人之美’的關鍵。”

“你見過什麼樣的中國?是960萬平方公裡的遼闊,還是300萬平方公裡的彭湃?是四时輪轉的六合,還是冰與火吹奏的樂章?……”伴隨熟悉的開場白和徐徐展開的江蘇畫卷,《航拍中國》第二季完善收官。但,一如許多觀眾所說的那樣,航拍技術才剛剛揚帆起航,我們和“航拍中國”的故事才剛剛開始。在未來,我們親手建設的美麗家鄉和祖國,一定會比今天看到的畫面更加惊动、更加鼓励民气。

導演揭秘

高科技航拍 讓熟悉的统统“陌生化”

《航拍中國》江蘇攝制組無人機航拍導演陳鴻毅將航拍的效果综合為“陌生化”:通過鳥瞰和微觀相結合,航拍實現了一種恰當的距離,能够使景物的微小細節被抽離,整體的輪廓和色彩在高空視角下得以展現,令觀眾從嶄新的視角端详熟悉的景致,這才有了我們后來看到的“大、美、奇、變”。

被一泓蔚藍環繞的“娃娃魚”秦山島,滿目金翠的興化垛田,覆蓋著茫茫白雪、蒼涼繁重的明孝陵神道石像,高樓林立、欣欣向榮的現代化都市發展景貌,這些惊动畫面都是借助航拍來實現的。

怎样結合拍攝對象的特點,選擇恰當的鏡頭語言進行敘事,是《航拍中國》攝制組要面對的重要問題。對此,導演陳鴻毅認為,貴在“量体裁衣”。

例如,要拍出興化垛田星羅棋布的縱橫奇觀和滿目金翠的色彩效果,需求盡大概保証視覺畫面的協調統一,航拍師運用長焦而非廣角鏡頭,避開那些不相干、不協調的因素。

玲瓏精致的假山、小橋流水的韻致、曲徑通幽的構景……蘇州園林講究天涯之內再造天地,這樣精致的景致恰恰不適合高空鳥瞰。怎麼辦?攝制組採用了“一鏡到底”的拍攝方法,讓無人機俯沖下來,穿過亭台樓榭,最終對准在戲台上吟唱昆曲《牡丹亭》的一對演員。這樣穿堂而過的視角貼合了蘇州園林移步換景的設計特征,帶給觀眾“別有洞天”的觀感。

鹽城濕地珍禽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丹頂鶴,個個那麼可愛,展现它們的時候能否“皮”一下?攝制組想出了在丹頂鶴背部安裝VR相機、“駕鶴飛行”的拍攝創意:從升沉不定的丹頂鶴背部向視野前方看去,丹頂鶴的同党如波瀾升沉的海面,和蔚藍的天空形成了絕美的交際線,這一幕,觀眾看了直呼“太燃”!

陳鴻毅表示,充分使用高科技拍攝手段,在滿足常規鏡頭敘事的基礎之上,“調皮”地做出新奇好玩的鏡頭嘗試,是《航拍中國》胜利的重要原因。而在看似輕盈完善的鏡頭背后,是攝制組的反復練習、不斷調試,大批的前期調研和長達8個月的拍攝周期。

陳鴻毅告訴《文藝周刊》,江蘇篇的拍攝時段從2017年9月持續到2018年4月,逾越秋冬春三個季節,足夠長的拍攝周期使這部紀錄片不止呈現某一時刻的靜止畫面,而是在日夜瓜代、季節變換當中尋找時間印記與歷史記憶,“要拍出美齡宮寶石項鏈般的效果,最好季節是秋季﹔與明孝陵严清除冷的氛圍相適應的,應該是冬季的雪后﹔大報恩寺奇异瑰麗的效果,最好是通過傍晚到夜間的光影變化來實現,這樣豐富的時間變換能够帶給觀眾更多啟發。”(馮圓芳 吳雨陽)

(責編:李慧博、吳亞雄)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逍遥之最 版权所有